5月2日,《人民日报》旗下的《证券时报》,在A5版以整版篇幅,报道了过去几天辽宁丹东房价的戏剧性暴涨。


报道里说:几天前,在新区的一个楼盘里,郑光(一位采访对象)亲眼见证了一位外地人一次性购买三套房产,其中一套全款购买,两套贷款购买。“外地人在丹东新区买房,几乎都是以投资为目的,极少会用于自住。


中国人对房子有着谜一样的热情,而丹东房价暴涨只是一个全国各地一个极端的缩影。


在楼市调控政策实施一周年后,许多地区的房价似乎又按不住了,尤其是热点二三线城市。


全国房价上涨城市数量增加,涨幅也扩大。


统计局公布的70个大中城市新房价格中,有55座城市环比上涨,较2月份的44座的范围有所扩大。3月份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价格环比涨幅又开始回升,平均涨幅为0.4%,相比之下2月份平均涨幅为0.2%。


房价大涨的城市,大多是前一段时间抢人抢得最凶的地区。


2018年,西安市开启“最优落户政策”之后,目前累计已有近50万人落户。落户就要买房,但狼多肉少,房子供需严重失衡。受施工进度影响,西安一季度住房供应量比计划又少了80万平方米。近一两个月,西安房地产市场多个项目开盘即售罄,大部分楼盘无房可售。



抢人大战中的成都、西安、重庆的二手房同比涨幅都超过了35%,新房价格涨幅也远超其他城市,其中西安的新房涨幅更是达到了夸张的50.85%。


供需失衡的城市出现了秒光盘,连上海的千万级豪宅也卖出了刚需的速度,北京二手房网签也创一年新高,价格也趋于平稳。


房住不炒是未来的大趋势,但是房价上涨的压力也客观存在:


第一,全国各地抢人,人口不断流入热点城市。


人口流入导致刚需增加,杭州、武汉、宁波、重庆等部分地区房地产库存已经偏低,住宅去化周期也降至低位。



第二,从增量资金的角度看,100万亿资管行业面临洗牌,挤出的部分资金可能会流向房地产和股市。


4月27日晚间,央行、证监会、银保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发布资管新规,要求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严格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投资要求,禁止资金池,防范影子银行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分类统一负债和分级杠杆要求,消除多层嵌套,抑制通道业务等。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银行理财不再允许保本和保收益,这导致投资者的风险收益失衡,低风险和高风险的投资者都可能会重新做出投资选择。


当然,不同风险偏好的投资者将会有不同的选择。资金从理财产品出来后,低风险的理财资金投资者可能会把这部分钱投到结构化存款和一般性存款中;高风险的投资者会把这笔钱投资到股市、房地产和海外资产配置。


这部分资金大概有多少呢?


据中信证券固收分析师明明估算,结合去年末银行理财市场数据和各风险偏好类型家庭的占比,约有11万亿元资金将从表外理财转向表内结构化存款以及一般性存款,此外还有约4万亿资金将会流向股票以及房地产市场。


海外资产配置受限,股市容纳资金有限,4万亿中的大部分资金还将会流入房地产市场。



第三,每次扩大内需,房价都要上涨。


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释放扩大内需的政策信号。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中国货币政策已经微妙变化。无论货币政策是否转向,央妈已经第二次降准了,这是客观存在的情况。


利用房地产业的发展拉动经济增长,启动内需,是以前宏观经济调控的重要举措。这也导致每次扩大内需,房价就上涨的情况。


无论是1998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还是2008年底的4万亿刺激计划,或是2015年防止经济失速,启动内需后,房地产投资和销售都出现扭转,开始向上反弹。


中美贸易战,为防止经济失速,在新经济尚未扛大梁的情况下,扩大内需,继续求助于房地产仍然是摆在桌面上的一个选择。


房价虽有上涨压力,不要以此判断房价就一定会暴涨。在房住不炒的理念下,房价会平稳发展。